首页 » 我的收集 » 网络大杂绘 » [转贴]便池中的UI设计

[转贴]便池中的UI设计

确实是一个非常精妙的设计,实用并且非常有趣,UI设计无处不在呀


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及其出色的用户界面设计,我记得我是在阿姆斯特丹(荷兰首都)的Schipol机场的男士洗手间看到它的。在每个小便池中,都印着一个小绿头苍蝇。看上去它非常像一只真苍蝇,但事实上它只是个图案——当然,设计者并不需要你认识到这一点。它印在排水口附近,稍稍偏左一点的地方。

就此事我问了一个用户界面设计师,他正好去过荷兰并且熟知洗手间里的情况,尤其是我感兴趣的这部分。他告诉我说,当印有这些苍蝇以后,洗手间里干净了许多。推测起来,设计人员以一种非常狡猾的方式,给了使用者一个绝妙的目标。

现在,我非常喜欢这类交互界面,因为从心理学上看,它非常地聪明。如果给小便池的排水口设计为一个大而圆的标靶,并用带有印着往这撒文字的箭头作指示(如果你曾在美国上过厕所你很可能见过我所描述的小便池),那么势必会引起大家的逆反心理。将会有一部分人故意地不服从上面的指示。

但是这只无伤大雅的小苍蝇却可以“邀请”大家这么做。如果这件事有什么意义的话,也是在以一种不经意的,温和的,并且非常生动的方式感染你。即使你是用户界面的专家Donald Norman,我想你也会毫不客气地说“这只苍蝇活该被淹死”。

我很想知道荷兰洗手间设计者们是否尝试过别的图案——比如蜜蜂,笑脸,眼睛,圆圈和文字?我也想知道什么使得他们决定苍蝇图标应该稍稍偏左一点。

我向此设计的发明者脱帽致敬!

深入阅读: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Update:

几个著名的站点链接了这篇文章,导致更多的其它站点链接到它,以至于…

现在,我收到了一些友好的荷兰工艺设计师和一些界面专家寄过来的Email,他们都非常自豪地告诉我他们民族对小便问题的解决之道。

用Google搜索vlieg urinoir(男用便池)会出现许多有趣的资料。对于那些不能理解荷兰语(包括我——只有将它看做拼写不正确的德文时我才能明白个大概),这里有一些有趣的新发现(感谢与我通信的

关于苍蝇为什么在左边而不在中间的讨论:

1 人们大多习惯用右手,他们使用他们的小伙伴时目标将会稍稍偏左。(真的吗?难道不会由于拉力更偏右)

2 纯物理角度:如果苍蝇在中间,所有液体都要弹回来;现在它们弹向另一边。

一种技术被提出:有一种塑料条,当撒尿到上面时会改变颜色。(我认为这么做是合理的。毕竟,好的用户界面就在于用户对它的即时反馈。)

有一种与此相当的设计,在便池的中间显示一个燃烧着的蜡烛图形。显然,在这种情况下蜡烛图形是陶瓷的一部分,而有了它服务员可以减少清洁次数。这是德国大学的科学家们想到的,这样人们可以在洗手间实现他们儿时救火的理想。

Update2:

在荷兰工艺设计者参与后,我又收到了对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洗手间技术有研究的英国专家的Email。他们提供的想法的起源极为相似(感谢与我通信的Rupert Goodwins 和 Jez):

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便池中有多种多样的用于瞄准的目标,有一些差不多就像射箭场的靶子。

我最喜欢的是将Bee作为目标,与荷兰用的苍蝇很类似。但是作为一个说英语的人你必须注意到拉丁文中Bee是蜜蜂,一个更为栩栩如生的双关语诞生在洗手间的便池中,这是当初意料不到的,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。

【附:我感到惊讶的是,当荷兰人将苍蝇印在便池上的时候,他们头脑中是否想到了英语的双关-因为你不得不放飞一个而撒向另一个。呵呵】
[ed: I wonder if the Dutch had English-language punnery in mind when they made the animal in their pissoirs a fly – ’cause you have to undo one to pee on one. Hee hee!]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引用:0

下面所列的是引用到本博客的链接
[转贴]便池中的UI设计 来自 Design4U.cn
顶部